開心的和啤酒幫過完吉林路的海產生日趴
正準備要搭車回去睡覺
準備迎接期待已久的星期天

深夜兩點鐘
我接到爸爸密友用爸爸手機打來的電話

大約30分鐘後 我坐上了從古亭的家開往台大醫院急診室的救護車

經過電腦斷層、心電圖、X光、抽血、醫生問診檢測還有很多很多的等待
果然跟密友猜的沒錯
腦袋裡五公分的積血 位在右腦前額
屬於中風的一種
雖然沒有立即需要開刀的必要與危險 爸爸的意識也始終清醒
但早上七點多 我們從急診室搬進了加護病房

第一次進加護病房
第一次看到"實習醫師"插導尿管
第一次替父親輕微的把屎把尿、脫褲子
第一次在醫院交了七千多快的看診費 而且這還只是急診的部份的前半

心裡五味雜陳
很不好意思 因為我連爸爸的血型、身體狀況、病史、生活異狀等等都說不出來
但我卻不覺得愧疚 只覺得無可奈何

有點像找藉口般的再度審視了這段父女關係
我還是覺得... 責任與義務遠大於情感 好像挺可悲的 是這個形容詞嗎?

我希望爸爸能好起來
當然
但我的心底 其實更希望的是 生活可以回歸正常不受影響......
然後對於這樣的自己 也不知道該怎麼樣才好

哥哥問說
是不是該回台灣了? 我發現自己無法回答這個問題

但感受到身旁的家人、同事們溫暖體貼的支持與幫助
我真覺得自己好幸福
也想謝謝你 用你的方式當我的支柱

一個生日的周末
感覺發生了好多事情
我想都是在提醒我 要更珍惜現在所擁有的一切

創作者介紹

超人回台灣

chrisx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